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庐山开天古观

华卿法师欢迎您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清华大学ceo高研班,中国書畫联谊会会员,中国道教协会理亊,中国周易协会会员,江西省道教协会常务理事,江西社科院宗教研究所研究员,玄门广恵派第四十代掌门人.九江市道教协会副会长, 1981年游道,1989年2月6日得道,1998年8月19日正式出家,现为开天古观,武宁县太平山佑圣宫两宫观主持,即玄门广惠派四十代掌门人.武宁道教协会会长,武宁县政协委员,庐山区政协委员,庐山区道教协会会长.现在开天古观主持,为百姓求福,求财,指点迷津.!!! 电话:13907026146

网易考拉推荐

凤凰神  

2017-04-28 12:57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凤凰神

龙老一听是金甲王子救了他,不由叹声道:“他没有想到老朽醒不过来呢!”

  龙老人话音还没有落,突听有人发生恨恨的声音道:“老狗,你还没死!”
  铁二郎反应如电,提棍循声,大喝扑出道:“你是土狗子!”
  铁奇上阻止不及,叱声道:“二郎,当心他会土遁法!”
  远处那声音又冷然笑道:“你是什么人,竟深悉大爷的底细!”
  高式接口道:“土灵剑,何不出面见见人,藏着干什么?”
  白大妹已跟着铁二郎冲过去,可是他们怎么也看不到敌人的影子,只听那声音又换了一个地方地冷笑道:“今晚饶了你们,大爷要找金甲王子贺元!下次再要你们的命不迟!”
  声音一停,再无动静,铁二郎和白大妹立刻乱找了一阵,不得踪迹,跑了回去向铁奇士道:“二哥哥,这家伙不好斗,看不到他的影子!”
  铁奇士笑道:“谁叫你扑去,当心他暗算你!”
  铁二郎哼声道:“我已不怕刀剑!他暗算个屁!”
  高式笑道:“他虽然杀你不死,但他在暗处下手,不打得你团团转才怪哩!”
  铁奇士惊问高式道:“二郎真不怕刀剑了?”
  高式点头笑道:“连白大妹也不怕了,师傅已教他成金刚体神功!”
  铁奇士哈哈笑道:“难怪他们胆大包天!”
  龙老人道:“我们回去罢,这土遁法确实不好应付!”
  铁奇士道:“家师说土遁法有一物可破,但不知落在什么地方?”
  龙老人道:“二侠指的是日月镜!”
  铁奇士点头道:“此物为上古宝镜之一其名有三,亦曰“显形镜”,俗名照妖镜,日月镜才是它的本名!”
  龙老人道:“二侠可以请求皇上准许入宝库,传言皇库宝藏第一室内有此镜存在!”
  铁奇士道:“皇上自己可知道?”
  龙老人道:“皇上有部宝藏名册,他自己恐怕也记不清哩,但一翻名册就会查出来!”
  铁奇士道:“这是国宝,皇上面前怎好提出来!”
  龙老人道:“是的,这事连五殿下也不好口!”
  回转北海已是三更,龙老人被铁奇士催促着去休息,他们则由宫娥服侍吃了宵夜才再到后宫各处去巡查了一遍。
  当他们兄弟提着轻功接近太殿顶时,忽见一盏琉璃灯下有道黑影一闪!
  铁奇士一见大惊,示意高式,叫他领着两个巨童向殿后抄过去,自己则仍立殿顶监视。
  当高式带着两童闪开时,铁奇士又见那黑影回到原来的琉璃灯下了!注目了一看,他几乎叫出声来!原来那竟是个全身通红的老人!
  铁奇士知他是“雷火神”,不顾危险,探手取出他不敢轻用的短剑,那就是凤凰剑!
  同时怕高式等冒失,急忙朗声道:“下面可是雷火神前辈!”
  全红老人闻声,也显出十分愕然、抬头沉声道:“什么小辈竟叫出老夫的字号?”
  铁奇士飘然到声檐下,只距他不到五丈之远,举目一扫,不由又是大吃一惊,原来地面上,殿廓里,谁料竟倒下一群卫士和武士,他震动的忖道:“我说呢,这魔头于明亮的琉璃灯下,竟没有一个武士和卫士发现,原来都被这魔头事先点倒了!”
  雷火神看到面前立着一个仗剑的少年人,似亦出奇的问道:“小子,你也是武士?”
  铁奇士既知他是与恩师同辈人物,不管怎么样,他不能失礼,连忙拱手道:“晚辈仍为当今皇上的客人!请问前辈此来为了什么?”
  雷火神沉沉的发声道:“老夫要找皇帝!”
  铁奇士道:“这是三更过了,皇上写已入寝,你老明天再来如何?”
  雷火神叱道:“老夫每一举动,那比皇帝临朝还隆重,你小子去喊他来!”
  铁奇士朗声笑道:“除非有危及本国之事,否则皇上不会半夜三更起床的!”
  雷火神大怒道:“你小子敢不从命,那就看看你附近躺下这一群!”
  铁奇士笑道:“这批被你老所点倒的武士和卫士,晚辈早已看见了!”
  雷火神大吼道:“你小子竟有这大的狗胆,居然敢在老夫面前冒犯!好,老夫先杀你,然后把这些宫殿给烧掉,到时不怕康熙老儿不出来!”
  就在这时,忽听殿内有人叱道:“何方贼子,竟敢在内宫放肆,寡人在此!”
  殿门一开,立见一个身着便服的老人行了出来!
  铁奇士看真是皇帝,不由大吃一惊,闪过身,靠近轻声道:“皇上,他是武林最老一辈的魔头!”
  康熙皇帝向他含笑道:“壮士,寡人有你在面前,那怕千军万马啊!”
  铁奇士大惊道:“皇上,这与千军万马之势完全不同呀!”
  那雷火神亦看也是皇上到了,只见他居然也拱手道:“皇帝,你不要怕,散人要你借件东西!”
  皇上沉声道:“什么东西,说得有理,寡人赐你!”
  雷火神大笑道:“作皇帝的人,到底与众不同,老官,散人要库之内借面小小的镜子呀!”
  皇上叱道:“宝库之内,堆积如山,寡人怎知一面小小的镜子放在何处?”
  雷火神豪笑道:“老官,这不难,你把库房机关指出在那里,散人自己去寻!”
  皇上摇头道:“寡人不允!”
  雷火神大怒道:“老官,小不忍则乱大局,散人一旦动了杀机!这北京城势必面目全非哩!”
  铁奇士看出难免一场不愿发生的生死决斗,立向皇帝道:“皇上,请进殿内去!”
  皇帝摇头道:“壮士,寡人要在这里看你动手!”
  铁奇士闻言,又惊又气,忖道:“这糊涂老官真不懂事!”
  他突然大叫道:“师兄在那里?”
  高式竟也在殿内出声道:“老二,放心,护驾由我们!”
  他带着两巨童如风闪出,成三角形将皇帝护住!
  铁奇士稍放宽心,暗吁一口气,忖道:“我不在北京,那怕整个清庭捣翻了我也毫无关系,现在不同,我是凤凰神的弟子,我不能替师傅丢面!”
  他运足全身真气,这才缓缓向雷火神行去道:“前辈,宝库之秘,除了皇上,那就是晚辈,那面镜子对不起!晚辈已冒欺君之罪,早将它取为之用了!”
  雷火神哇哇大笑道:“小子,你想把老夫引开不成,哇哈哈……小免子竟想在老山精面前逞道行,那还早呢!”
  铁奇士朗声道:“日月镜、显形镜、照妖镜,三名一物,那正是对付土行神师徒的东西,晚辈知道的比你老多,否则晚辈也不会监守自盗了!”
  雷火神闻言,陡然一震,大吼道:“小子,拿出来!”
  铁奇士朗声大笑道:“对不起,晚辈得而复失了!”
  雷火神暴跳大叫,哇哇怒吼道:“小子,不拿出来,老夫先要你的小命!”
  铁奇士作势一摊双手道:“前辈如要,那就去找凤凰神!”
  提起凤凰神,雷火神又跳了起来,但却惊问道:“你小子的年纪不大,怎知道凤凰神那老滑头,既然知道了,嘿嘿,难道是真的?”
  铁奇士哈哈大笑道:“前辈,事不宜迟啊,连土行神本人在内,莫不想得日月镜!
  迟了恐怕赴个空呢!”
  雷火神大叫道:“谁知道?”
  铁奇士道:“海神,海后夫妇,飓风神,金甲神等师徒,当然还有我这失而欲再夺回的一个在内,人数不少罢!”
  雷火神吼声道:“小子,你知道的太多了,可是你这次不能骗老夫,如有不实,老夫非把你寸寸撕烂不可!”
  铁奇士大笑道:“为什么要骗你,老头子,说真的,你如得了手,我还是要夺取呢?”
  雷火神突的一拔身,真如平地飞升,霎时冲天而去。
  皇帝一见,居然哈哈大笑道:“铁壮士,你勇如项羽,谋胜诸葛,寡人佩服极了!”
  铁奇士吁口气,向皇上长揖道:“皇上,今晚好险!”
  皇帝大笑道:“寡人不以为然,寡人真想看你遇到真正对手啊!”
  铁奇士郑重道:“皇上,草民决难胜敌,一旦动上手,他的奇功足可毁坏整个宫殿,如在外面,草民也就不致这般紧张了!”
  皇上招手道:“壮士,寡人有话问你,快到殿内来!”
  铁奇士跟到殿内,举目一看,他又愕然了!原来殿内全是女人,其中只有一个男子,那就是五王子!
  五王子迎上大笑道:“铁贤弟,今晚是小狐狸戏耍老妖精了!”
  铁奇士听他当着皇上称贤弟,不由一惊,轻声道:“五爷,皇上在此,称呼……”
  他的话还未说完,居然被身有武功的康熙皇帝给听到了,且急急打断话锋笑哈哈道:
  “五朗能结交你这位奇士,总算他有双能识英雄的眼睛了,寡人老了,寡人假设转出三十年,今天必定与你结为金兰兄弟!”
  铁奇士急急道:“草民不敢!”
  皇上忽向一位被宫娥拥护的谈雅中年贵妇招手道:“御妻,你不是念念不忘铁凤凰神,这个青年壮士就是呀!”
  原来那淡雅中年贵妇就是正宫娘娘,只见她含笑上前道:“陛下,这位壮士长得如此美,怎么号铁凤凰呢?臣妾以为他是如张飞一样的人物啊!”
  皇上开心大笑道:“不错,事实常与想象的相反,大概他姓铁之故吧,但在你认为他号什么恰当?”
  娘娘道:“他应该号玉凤凰才如其人!”
  铁奇士急见礼道:“谨谢娘娘赐号!”
  皇上大笑道:“玉凤凰,哈哈,真是一个玉凤凰。”
  他立叫五王子道:“五郎,快命太监传旨满朝文武,明天寡人特许停朝,旨为祝贺玉凤凰!”
  五王子恭身道:“臣儿遵旨!”
  皇上这才坐下向铁奇士道:“壮士!不!玉凤凰,刚才你问那老魔说的什么日月镜?”
  铁奇士恭身道:“皇上,那是一面小小的镜子!听说江湖传言落在宝库内,那是武林人欲得之物!”
  皇帝想了一下,立命五王子道:“他懂宝库之秘,火速带玉凤凰去查,如真在内,就送给玉凤凰!”
  五王子连声道:“臣儿遵旨!”
  他让成群的宫妃尽情欣赏这位青年奇士一番之后,这才和铁奇士告退出殿!且立即带他去进入宝库。
  铁奇士谢恩出殿时,只见高式带着两童迎上道:“老二,被老魔所点的武士都解醒了!”
  铁奇士点头道:“师哥,皇上赐我日月镜,现在要随五爷去查,你带二郎等先回去罢。”
  高式笑道:“那快点回来,我还有事告诉你?”
  铁奇士闻言一惊道:“什么事?”
  高式道:“不要急,回来再说!”
  他说着不让铁奇士再问,立即带着两巨童向北海!
  在路上,铁二郎向大师哥道:“为何不告诉他,当心几个贝子有生命之危啊!”
  高式道:“宝库查东西,那要安心细察,假使他知道出了事情,其心必乱,查就费事了!这只是一次机会,没有第二次再去查的,日月镜何等重要!非得到手不可啊!”
  白大妹道:“刚才那送信的是什么人?”
  高式道:“是武士领班!他不敢惊动皇上。”
  铁奇士道:“听说连齐格勒贝子也被捉去了!”
  高式道:“他只说捉了五个去,这事不能张扬出去,否则必震惊满朝文武!”
  铁二郎道:“是什么人下手呢?”
  高式道:“那要等老二回来才去查,现在只知是四个女子,但不知是何来路。”
  他们到北海,忽见九门提督的总步头在座,只见他面急焦急,满头大汗!
  高式一见问道:“总头,也是为贝子失踪的事而来。”
  总步头连声道:“正是,正是,千万恳乞贵师弟帮忙,这事一旦传出,小老儿性命都难保,提督大人也会犯大罪!”
  高式道:“老二马上会回来,总头放心,不过我得先问问,事情是如何发生的。”
  总头道:“几个贝子自己逞能,他们逼着小老儿带路出阜城门查案而去!”
  高式道:“查什么案?”
  总头道:“这只怪小老儿该死,不应把探得消息告诉了他们!”
  高式见他说话上气不接下气,忙安慰道:“总头,慢慢说,事情既已出了,急也没用!你是如何遇到这些贝子的?”
  总步头咽了一口气,接道:“是,小老儿刚从阜城门回来,迎面遇上了齐格勒贝一伴五人!他们问老朽有什么消息,老朽本来要见贵师兄,不该见问就说来,原因是想请齐贝子带老朽来北海!”
  高式道:“你先探到什么?”
  总步头道:“离阜城门不远的效区,在五年前荒废了一座庄院和院后一座花园,主人死光了!至今,无人敢买。”
  高式道:“那是由官府标卖?”
  总步头点头道:“是的,大侠猜猜是什么原因?”
  高式道:“卖价太高了?”
  总步头摇着脑袋连声道:“院子建筑非常好,花园面积有三十亩之广,官价只卖一千二百两银子,这是相当便宜的了。”
  高式道:“那为什么?”
  总步头道:“花园里有鬼!”
  高式大笑道:“真有此事,天下那有鬼?”
  总步头道:“小老儿也是不信这一套的,可是今晚真的见上了鬼!”
  高式笑道:“你老几时去过?”
  总步头道:“天黑出城,到了那儿还不到初更,因庄院四周没有别的民屋,老朽提防有武林人物藏着!所以悄悄的接近过去。”
  高式道:“鬼是什么样的?”
  总步头道:“四个妖骚的女鬼,她们占住花园中的亭阁,里面还点着有绿绿灯光!”
  高式道:“这就是武林人吗?”
  总步头急急摇头道:“老朽自认也不是无名之辈,如是武林人,老朽焉能看不出。”
  高式道:“如何证明不是武林人?”
  总步头道:“老朽一见园中的有灯光,起先真认为有武林人藏在里面,所以非常小心的跃过围墙,脚步轻轻接近那座亭阁。”
  高式道:“那当然能听到或看到了?”
  总步头道:“说来不信,亭阁之内莹莹的灯光,当中停着一个赤身仰卧的男子尸体,此外就是四个一丝不挂的风骚女鬼,她们不说不笑,仅仅盘膝坐在尸体的周围。”
  高式噫声道:“那是在作什么?”
  总步头道:“老朽也不明白,但再也不敢接近,因之立即退出花园。
  高式道:“回来就遇到齐格勒贝子等?”
  总步头道:“是的,他们一听其事,人人逼着老朽带路!直奔花园。
  高式问道:“他们因何不见了?”总步头道:“他们只许老朽等在花园外,于是五人一齐跃进墙去了。”
  高式道:“之后呢?”
  总步头道:“之后约有半个时辰,里面既无声音,也不见五位贝子出来,老朽已知不妙,于是又溜了进去。”
  高式道:“灯光仍亮?”
  总步头叹道:“灯光没有!老朽责任所在,当时拔剑冲进阁亭,谁料里面什么也没有了!
  高式道:“这事非常严重。”
  总步头道,“老朽当时真是神魂俱丧,火速赶了回来,唯一希望就是请大侠师兄弟前去,但到了这里时,听说贵师兄弟己巡查内宫去了。”
  高式道:“这是领班卫士说的?”
  总步头道,“就是,老朽不能进宫,只好拜托领班大人转请贵师兄弟。”
  高式道:“今晚宫中也出了大事,好在被我老二解决了,他可能快来了。”
  总步头道:“这件事情怎么办呢?五贝子如有所失,那乱子就大了。”
  高式道:“这事必须仍到那花园去查看一番,也许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!”
  忽听外面响起五王子的笑声道:“时间不早,我也不进宫了!”
  高式急忙迎出道:“五爷,出了事情哪!”
  五王子见他神情严肃,急问道:“高大哥,什么事/高式立即请他进屋,一面落座,一面喊出总步头道:“老总,还是你向五爷禀明罢!”
  铁奇士一见总步头也在里面,抢着道:“老总,什么事?”
  总步头先向五王子行过礼,接着把事情详细再说了一遍。
  五王子闻言大惊,沉声道:“这事不能传出去!”
  铁奇士道:“五爷,我们都去看看,这不是什么鬼怪,定为邪门武林的作崇!”
  五王子挥手总头道:“快带路!”
  总步头领着提起轻功,直赴阜城门外,到达那座花园时,时已到了四更,五王子向铁奇士道:“是不是我们一齐进去!”
  铁奇士静听一会点头道:“园中毫无动静,大家进去罢,不过总头快回去,明早带吃的来,我们就在园中停到天亮了。”
  总步头道:“铁大侠,那亭阁在正中间,此园荒草没径,杂树成林,外面看不到那亭客。”
  铁奇士道:“我们整座花园和住院都要去查查,老总只管走,天亮早点赶来!”
  总步头走了之后,五王子轻声问道:“贤弟,看情形,你是有意支开他!为什么?”
  铁奇士笑道:“皇上所赐的宝物,也许今晚用得上,我怕见了走露风声,所以不给他看到了!”
  五王子笑道:“你处处心细如发,确非他人所及,现在进园如何?”
  铁奇士道:“由我前走!”
  他自囊中取出一面比手掌还小的古镜,不知是什么东西制成的,暗藏掌内,拔身越过墙去,领先向花园中边照边进。
  镜借星月之光,发出一丝淡淡的白芒,芒尾所及,足达十丈之外,只有他自己才能看到,跟在后面之人,那连一点芒尾都见不到,非常古怪。
  五王子轻笑道:“你在用镜?”
  铁奇士点头道:“五爷看到了?”
  五王子道:“没有,我是见你举动有异罢了。”
  铁奇士道:“没看到镜内射出的光芒?”
  五王子道:“没有,难道有光芒射出?”
  铁奇士大喜道:“这好极了,我自己可以看到光芒!足足射照十丈之外。
  五王子道:“慢点,等我藏到黑暗地方去,你能照出我嘛?同时让我看看能否看到芒尾。”
  铁奇士道:“不要试了,家师曾说过,此镜敌人对面也看不到,有形的我肉眼也能看到,此镜只对付无形的,其作用不似烛光。
  找到那座亭阁前,里面那有什么灯光,铁奇士仔细查完四周,这才向亭阁走进,但一进门,他就回头向大家道:“这确有女人住过!”
  高式道:“怎见得?”
  铁奇士道:“尚余淡淡的香粉气味!”
  五王子郑气道:“这证明非鬼物了!”
  铁奇士目光所及,如同白昼视物,他忽指着一角道:“这里有一堆枯草,显然是有人睡过,草上还留下不少脏东西!”
  五王子道:“什么脏东西?”
  铁奇士道:“你我都未近过女人,虽然没有经验,但想得到,这是房事后的陈迹!”
  高式急急道:“我们快去这亭四面林间草内去查,其中必有弃那具男尸!”
  铁奇士道:“师哥认为那男子是经过四女采补之后死去的!”
  高式道:“毫无疑问!”
  五王子道:“这地方确是邪门妖女的野合之地,我们快去查寻!”
  高式向白大妹道:“你是女孩子,你留在这里不要去!”
  他又向大家道:“五爷请查正面,二郎查左面,老二查亭后,我查右面,大家以十丈之内为限,一有发现,立即招呼。”
  大家分开后,备走一方,不久忽听铁奇士叫道:“在这里!”
  另三面闻声而去,只见一堆荒草里躺着男尸,依然是赤身露体,仰面僵挺,只在身旁有堆蓝色的文生装!
  铁奇士道:“看他还不到二十七八,但却显得皮皱肉消,这是经过输番采补,吸尽精液所致,不知是何方人士?”
  五王子道:“天亮了,等总步头到时,交他去办理善后罢,我们宜火速找寻齐格勒等五人,真提心他们已步入此人之后。”
  他们回到亭内,铁奇士问道:“五爷,京城四周有无特别僻静之地。”
  五王子道:“这要问总步头,他是四郊通,没有他不知道的地方。”
  过不了多久,总步头带了几个助手来到!带到一提匝大饮食!”
  五王子吩咐道:“到外面树林去吃,这亭中脏死了!”
  他接着又吩咐道:“总头快带他们向亭后去,你说的那男尸已查出!这件事你去办理!必须查出死者来历。”
  总步头闻言一震,急急带着助手而去。
  铁二郎提着吃的,大家找一块干净地方坐下,边吃边谈。
  吃过早餐,总步头走来请示道:“殿下,还有事情交办嘛。”
  五王子道:“京城四郊,有什么僻静之处没有,快告诉铁大侠。”
  总步头道:“除了一些寺庙之外,别无冷僻之地啊!”
  铁奇士道:“那就请去办后事罢,有消息会通知你!”
  总步头连声应是,退去后,铁奇士向五王子道:“妖人必在这西南一带,我确定她们是‘土行神’的女徒手下,昨晚龙护驾所见‘土灵剑’的一个妖女野合,也许他们两个狗男女即为师兄妹!”
  五王子道,“你说龙护驾所见的女子是‘上行妖姬’!”
  铁奇士道:“我是这样揣摩!”
  五王子道:这个方向只有八里庄、衙门口、石景山、八大处等地!”
  铁奇士道:“那就去石景山!”
  五王子亲自领路,直奔石景山而行。
  以最快的速度,奔到中午才到达石景山的东西脚下,只见游人不少!
  铁奇士登上一处高地,指着西南面山下道:“五爷,这条河不少,是什么河?”
  高式接口道:“永定河,怎么样?”
  铁奇士道:“不上山了!我们沿山脚河边走!大家注意船只和河岸崖下!”
  五王子道:“这是什么主意?”
  铁奇士道:“徒习师,‘土行神’平生不住房屋,那他的弟子也有这种习惯,加上山上的游人多,纵有岸洞他们也住不安!”
  大家装作游人,绕到河岸上慢慢而行,但不到半里,高式忽然指着岸下道:“这下面靠了一号大船。”
  铁奇士伸头一看,发现船上毫无一人,而且舱门紧闭,不由怀疑道:“船是空的,没有载货?”
  五王子道:“这也不是靠大船的地方,确很可疑?”
  铁奇士忙向下游探视,虽见岸上仍有行人,但也是些普通游客和商旅行人,似无碍眼的江湖人,他立即道:“当心船中!”
  铁奇士道:“我不由水面去!”
  五王子骇然道:“踏空飘落船上,那会惊动行人!”
  铁奇士轻笑一声,如电溜下岸去!”
  五王子伸头下探,忽然看到铁奇士钻进水中去了,不由会意笑道:“他由水底去探!”
  铁二郎道:“他身不浸水,可在水中停留半年不出来!”
  五王子骇然道:“有这种事?”
  高式笑道:“我老二的功夫,连我也不清楚。”
  不到一杯热茶功夫,铁奇士已在那艘船后舵下露出头来,但在这时,高式忽然低喝一声道:“大家注意,崖下有条小船由下游顺岸而上了,船上有五个妖骚女子!”
  五王子道:“莫非就是那话儿,要糟,铁老二已露出头来了!”
  高式俯身拾起一颗石子,反手一彩,石子如电射向大船!
  铁奇士忽听脑后发出“波”的一声异响,立即侧转平面看到崖上,他恰好看到高式打出手势,那是叫他再深下。
  铁奇士会意,但下立即沉下水去,他却向江南扫了一眼!
  这时那条小船,已快到崖下,铁奇士已经注意了,他向师兄点点头。
  高式见他明白,于是向五王子道:“五爷,他明白了,我们上山,居高临下,看他如何对付?”
  五王子立即带着两童闪进后面林坡之内,这时只有他们能察出江南情形,而江中却无法看到他们了。
  铁奇士现已不在船后了,但未沉下水去,估计他已转到那面船边去了,然而这条小船竟是在斜行,船头正对着大舟,谁料确是大船上的人物。
  小舟距大船尚有数十丈远,岂知突闻船上的女子发出娇叱之声:“船底进水了!船底进水了!”
  小舟这内水往上冒,高式等在山坡林内看得非常清楚,莫不大觉有异!
  五王子轻笑道:“水中有鬼!”
  高式点头道:“老二这手很绝!”
  铁二郎道:“小舟距岸不到二十丈,她们可以踏水离船!”
  五王子道:“是呀,她们怕什么?还在舟中慌乱?”
  高式道:“也许舟中有东西,空手可以踏水,带着重东西就可办不到了!她们不见五女在干着急嘛?”
  五王子道:“水已进了大船,她们已浸在水里了,还顾东西作什么?”
  小船上的船家已在嚎叫道:“姑娘们快游水啊,船要沉了!小的受不了啦!”
  忽见一个女子娇喝道:“该死的东西,原来你们这是朽船,姑娘的病人怎么办,快下水,你如不把船推到岸边,姑娘要你的狗命!”
  船家一听气道:“小的生命财产就是这条船,姑娘还说这种不近人情的话!”
  其中一个女子大怒,举手一推,硬把船家推下水去!
  很奇怪,船家一下水,再也不见上来了,五王子一见噫声道:“驾船的难道不会游水?”
  高式笑道:“五爷看看小船下方,那不是船家,他已逃走了!”
  五王子一见,轻笑道:“这下看那些妖女怎么办?原来那舟中有病人!”
  高式道:“什么病人?八成又在什么地方绑来男子了,那大船显为收藏货品的地方!”
  五王子道:“那倒是不见得,否则何以无人守船?”
  高式道:“大船停在半江之中,船舱紧闭,我不相信无名堂,无人守般,那是船中定有邪门,外人不敢进去。”
  铁二郎忽然叫道:“小船出怪事了,它不顺水流,居然横向对岸去了。”
  高式道:“老二在下面捣鬼,小船流不动,但不知他推向对岸是何道理?”
  五王子道:“大概他怕掩死被捉之人啊?”
  高式道:“五个妖女到岸边,想整她就困难了?”
  白大妹噫声道:“五妖女似已发觉小船行向有异了,她们在查船底呢!”
  一点不错,忽有一女发出妖叱道:“底下有鬼!我们被人捉弄了!”
  叫声未停,突见小船猛向下沉,五女不防,全被淹进水里去了。
  高式不禁大笑道:“这下好了,她们有法无处施展了!”
  小船一沉,五女无一再露水面,五王子急急道:“铁老二得手了!”
  他的话未停,忽见水面冒出血波翻滚,接着就浮出五个女尸上来,高式跳起大叫道:
  “成功了,我们出去!”
  五王子道:“慢点,铁老二似已推动大船了,我们绕向下游再露面。”
  大船流得非常快,高式等绕到下游半里时,大船已斜斜的流动到一处树荫下了,同时忽见铁奇士跃出水面,他也不看岸上,又如鱼跃上了船!”
  高式大叫道:“老二,当心船上有名堂!”
  铁奇士闻声,向岸笑道:“船上的名堂我早已制住,你们快上来,齐贝子等找到了,他们都被点了穴道,关在后舱。
  五王子闻言大喜,领先纵落船上,问道:“舱中有什么名堂,你制住了什么?”
  铁奇土道:“也是两个女子,我听出他们在睡觉的鼾声,因之施出透山指将她们点了重穴,大概已不活了!”
  高式道:“老二,你如何得悉齐贝子等在后舱?”
  铁奇士哈哈笑道:“他们只是被点软麻穴,口仍能言,我们船底时,察听他们正在互相埋犯,齐贝子的口音那还有听不出的。
  五王子道:“那快点解穴,提防还有妖女前来!”
  铁奇士一脚踢开舱门,大家拥了进去,触目只见中舱里船着两个妖女,似已断气多时了。
  五王子钻入后舱,只见船板上真的船着五个青年,其中确见齐格勒出声道:“铁大侠,我们见了鬼!”
  铁奇士替他们一一点开穴道,哈哈大笑道:“诸位有艳福不浅,甜头享足了吧!”
  五个人齐皆跳起,莫不尴尬极,同声叹道:“这些妖精真厉害极了,我们毫无用武之地!”
  五王子喝道:“都是你们大意,害得我担尽了心,如不是铁大侠师兄弟,你们还有命嘛!依我过去的脾气,非把你们送宗人府议处不可。
  铁奇士笑道:“五爷,这也难怪他们,算了罢,我们快离开!”
  五王子转身出舱,领着大家绕道奔回皇城,进北海时,天色已近黄昏。
  进了屋子,只见总步头早在等着了,他一见五个贝子,真如放下了万斤重担一般,连声吁气道:“天老,皇上的宏福,贝子门回来了!”
  铁奇士向他笑道:“总头辛苦了!”
  总步头连声道:“大侠贵师兄弟辛苦了,老朽感激不尽。”
  大家坐下后,五王子问道:“总头,那男尸如何?查出没有?”
  总步头道:“查出了,是东交尼巷中一个仕子,已失踪两天了,尸体已送到他的家里去了,但案子是来了。”
  五王子道:“你回去,只说案子已破,但不可说详细情形,提防妖人向衙门报复。”
  总步头不敢多问,立即行礼退出。
  高式向齐贝子笑道:“贝子,昨晚你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  齐格勒等已知有铁奇士在场,五王子不会将他们送宗人府了,心已早放,见问苦笑道:“昨晚我们拔剑扑进那花园,人还未曾接近那座有灯光的亭阁,谁料人人嗅到一股异香,结果什么也不知道了,直到天亮,我们才醒来,已知道被妖女捉住啦,后来而且觉出到了船上。”
  铁奇士道:“诸位可知妖女的来历?”
  齐格勒道:“我醒来曾大声叫骂,骂她们一个为首的妖女反而浪声淫笑,她说她们是土行神的女儿,叫我们顺从他们,还说有无穷的快乐呢。”
  铁奇士又好笑,又好气,叱道:“胡说,她们要吸你们的精,喝你们髓!”
  铁奇士向五王子笑道:“五爷,算了罢,他们已够了!”
  五王子这才笑道:“贤弟,这批妖女你已知道来历了?”
  铁奇士笑道:“她们都是土行神女徒的婢女!”
  五王子啊声道:“她们竟要捉大批男子去供采补!”
  铁奇士道:“只怕不光为男子,提防女子也要!”
  高式道:“那是土灵剑要女子!”
  铁奇士道:“这还要问,此害不除,势必闹人得人心惶惶,各地青年男女中有姿色的,不知有多少要遭殃!”
  五王子道:“这如何是好?”
  铁奇士道:“等观摩会过去后,我决心先除这些妖人,那怕斗不过土行神,那也非斗不可了。”
  五王子道:“我担心京城里在这几天出大乱子。”
  铁奇士道:“我们只有日夜不停的巡查,别无的办法了。”
  第二天一早,总步头又来了,他向五王子报道:“殿下,城中轰传起来了,永定河下发现两条船,一条小破船里有四个男尸,水面上有五个女尸,另一条大船上又有两个女尸!”
  五王子忙向铁奇士道:“贤弟,我倒是忘了问你,小船上被妖女所捉的男子你为什么不管呢。”
  铁奇士笑道:“在船内的当时我也想救,但看出那是古墓门的人,所以让他们回老家去吧!”
  五王子啊声道:“土行神连古墓门也同样下手!”
  铁奇士道:“我还留了一只小小的黑棺材在那小船和大船上呢!”
  五王子哈哈笑道:“这手用得妙极了!”
  铁奇士道:“不算阴毒嘛?”
  五王子大乐道:“算阳毒恰当些。”
  总步头似亦会意,叹声道:“铁大侠这把火,也许免了官府不少麻烦,但不知黑棺会由何处觉得到的?”
  铁奇士笑道:“总头如想要一只,在下还有几只。”
  总步头大笑道:“如不是从铁大侠手中拿出,那老朽见了就会心胆俱寒,好,大侠送老朽一只,也许日后用得上。”
  铁奇士由身上拿出一支送给他,笑道:“用要用得适当啊,搞不好这小小的棺材能把你装进去。”
  五王子伸手道:“先给我看看,这东西在江湖眼中,真是阎王令呢!”
  铁奇士递给他笑道:“黑的威力已不大了,还有白、蓝、黄、红四种,那才一种比一种更威风。”
  五王子交与总步头道:“总头不可随便拿出给别人去看,其中的厉害你得谨慎,小心毁了你自己,大且为害到衙门。”
  总头立又退交铁奇士道:“大侠,老朽不敢要了,愈想愈害怕!”
  铁奇士不客气转回头笑道:“不要比较妥当,要去,为害很多。”
  五王子问道:“贤弟,你估计‘古墓幽灵’那女魔比土行神这批老古董的武功如何?”
  铁奇士道:“这很难说,也许各有所长,论势力还是古墓门可怕,我说句不敬的话,谁敢说铁衙士和金殿武士中没有古墓门的人物渗进来,那是一种无孔不入的邪门组织啊!”
  五王子大惊道:“贤弟,你能看得出么?”
  铁奇士道:“只有一计可以试探,表面是看不出来的!”
  他在五王子身边说了一阵,接着就交给一支黑棺令,又笑道:“这样也许能看出一点表情上的异样,但要慎重,不能冤枉好人!五爷,这事最好交与龙护驾去作较为妥当。”
  五王子道:“好办法,一个一个的试。”
  他挥手五个贝子回家之后,自己也离去了,接着铁奇土兄弟也吃了饭就出外去了,只留下一个白大妹在家。
  铁奇士走了不久,白大妹一人呆不住,她独自在北海到处走动,上灯的时候,忽一道如电的黑影到白大妹面前,这时恰好行到一株古树下面,一见大喝道:“什么人?”
  黑影见她手持粗棍急忙摇手道:“姑娘,不要动手,在下是来找朋友的!”
  白大妹忽然噫声道:“你是‘金甲王子’?你找谁?”
  黑影闻言一愕,大奇道:“姑娘怎知在下字号?”
  白大妹收棍笑道:“那不用问,我先问你找谁?”
  黑影真的是金甲王子,他沉吟一会才道:“在下找玉凤凰!”
  白大妹笑道:“短短的时间,‘玉凤凰’三字就传出去了,你找他作什么?”
  金甲王子道:“闻名拜访。”
  白大妹见他确无恶意,这才笑道:“我二哥出去了,也许就回来!”
  金甲王子拱手道:“在下不能等了,令兄回来时,请姑娘转告一声,只说三更时请他到天坛顶上一会,在下有要事和他商量。”
  白大妹道:“不能说是什么事?”
  金甲王子道:“对不起,这事非常重要,恕不奉告了。”
  他说完又冲突而去,其情形非常匆忙。
  白大妹暗忖道:“这人与铁二哥一面未见,同时又是同辈人物,居然前来拜访,且有要事相商,这不显得突然,而且……而且不觉冒失嘛?”
  铁奇士和高式带着铁二郎及到二更才回来,他一见白大妹立在门口,也感觉奇怪立知有事,忙问道:“大妹,你为何不睡?”
  白大妹道:“特地等二哥回来。”
  高式道:“什么事?”
  白大妹道:“有个金甲王子在你们出去不久后到这里,他说来拜访二哥!”
  铁奇士噫声道:“这就怪了,我和他从未见过面,慕名来访,那也得在白天呀?”
  白大妹道:“不但夜晚来访,而且说有要事和二哥商量呢?”
  高式向铁奇士道:“老二,莫非是武林中发生什么大事?”
  铁奇士急问白大妹道:“他说在什么地方等我?”
  白大妹道:“地点更古怪,他指的是天坛顶上,时间为三更。”
  高式笑道:“他先要考考老二你能否上去罢?”
  铁奇士摇头道:“不会,天坛顶上谈话,那是提防有人听到,这人以要事来找从未见面之人来商量,那是非常信任于我,师哥,我非去不可。”
  高式道:“他的师傅乃是恩师的对手人物,虽说两个都站在正派立场,但你仍得提防。”
  铁奇士道:“他绝不知我的来历,过于疑心,有失厚道,师哥,我去了。”
  高式道:“还有一个更次呢。”
  铁奇士道:“慢慢行到天坛,那也差不多了,我得先到,表示我对他很仰慕。”
  高式笑道:“好罢,但你不能阻止我带大妹和二郎到天坛下面去玩。”
  铁奇士笑道:“这是师哥对我的关怀,小弟那还敢阻止。”
  高式见他出去之后,立即唤大妹和二郎道:“你们准备,我们施轻功,先到天坛查查看,人心隔肚皮,万一有鬼也难料。”
  铁二郎道:“今晚那个蒙面女子为什么向二哥事先提瞥告?”
  高式道:“那一定也是正派人物,她站在正派的立场,当然咱老二吃亏呀!”
  白大妹问道:“今晚出了什么事呀,难怪你们这时才回来!”
  铁二郎道:“今晚我们去到东坝查看,那儿有一面大湖!刚到湖边时,二老发现湖中有点绿光!”
  白大妹道:“东坝,那很远啊!”
  铁二郎道:“我们施殿全力扑去的,当二哥要用一羽渡江的轻功下湖去查看到,忽见一个蒙面女子出现,她向二哥说,那绿光是‘火焰天女’的‘九天火焰’,接近十丈之内时,就会使真气自行燃烧而死!”
  白大妹惊叫道:“这样厉害!”
  高式道:“你铁二哥不服气,今晚几乎吃了大亏!”
  白大妹道:“后来呢?”
  铁二郎道:“后来还是那蒙面女子替二哥解了危!”
  白大妹道:“没有烧着!”
  高式道:“你铁二哥全身如被神火燃烧!不过他炼的是凤凰剑上的古神功,那九天火焰烧不进,但也无法冲出火焰!”
  白大妹道:“后来那蒙面女子怎样解危的?”
  铁二郎郑重地道:“那蒙面女子的武功真的高深绝伦,她只吹出一只香风就把火给吹上了天!”
  白大妹道:“我不相信,那有吹口气就能把九天火焰吹走的?”
  高式道:“是真的,走罢,别耽误时间了!”
  三人运起轻功,不到一顿饭工夫,他们就到了天坛!京城之内,虽近三更,但夭坛仍有行人!高式带着他们到处走动,暗暗注意一切动静。
  又一顿饭之久,他们已看到铁奇士的影子了!只见他到了天坛的东角上,立如像飘起的浮云,又像踏着什么东西,居然一步一步的像宫中上云梯一样快。
  铁奇士上到天坛,确实没有人看到,这时他立在离顶不到一丈之处的黑暗里,双目到处的察看。
  高式一见师弟那种神乎其神的轻功,居然也暗暗吃惊。
  铁奇士立在天坛顶上暗处,耳听三更刚敲,就见一团黑影如电而来,由东面直扑坛顶,每一起落之间,只有数丈之远。
  铁奇士不等他近身,就发劲而用不高的声音问道:“来的莫非即是金甲王子?”
  黑影闻声已到,踏上坛顶紧接道:“阁下玉凤凰,真是信人啊!区区贺元,蒙阁下不弃,真是感激之至!”
  铁奇士笑道:“在下铁奇士,承蒙见召,荣幸何似,贺见有何见教?”
  金甲王子叹道:“在下自知冒昧,然举目武林,唯有铁兄才是贺某可求的英雄!”
  铁奇士笑道:“惟有不相识而承信任,始能看出贺兄的胸襟!阁下直说罢,观兄神色匆忙,必有急事,那就不必客气而误时间了。”
  贺元叹道:“铁兄真豪侠也,弟求吾兄义助一臂之力。”
  铁奇士道:“决无问题,请说事情。”
  贺元道:“弟有一个单恋的女子,她已处于危急之中,对手乃是武林奇高的人物!”
  铁奇士噫声道:“何为单恋?”
  贺元道:“她对我虽无卑视之心,但却对我淡然置之,不过我从未向她表露真情。”
  铁奇士笑道:“贺兄对其关心至此,平时不无显露,女子之细如发,她焉有不察兄台对她爱慕之理!”
  贺元道:“不管如何,总之她的安危,我是非顾不可!”
  铁奇士道:“在什么地方?对手的来历呢?”
  贺元道:“在下已知对手的约其于三更见面。地点在东坝湖边!”
  他喘声又道:“在下刚由东坝赶来,他们已进入紧急之战,对手即雷火神!”
  铁奇士惊道:“贺元可知在下恐非雷火神之对手。”
  贺元道:“在下心乱至极,所求铁兄的,打斗事小,还是先到现场替在下出个主意事大,因为那姑娘一见我去连理也不理!”
  铁奇士道:“那是她不愿别人相助了。”
  贺元道:“是的!只对手一人还可,现在还有两个男女弟子在旁边监视!”
  铁奇士道:“你的意思是我们也去监视?”
  贺元道:“这是其中之一,最好能将对方打败!”
  铁奇士确知他已心乱,显然毫无主张,忖道:“英雄难过美人关,真是事不关心心不乱了。”
  立即催道:“我们走!”
  贺元领先,直奔东坝湖边。
  铁奇士边走边问道:“那姑娘姓什么,值得贺见如此爱慕?”
  贺元道:“她就是琪瑶公主!为天下第一美人!”
  铁奇士笑道:“以贺兄的人品,难道无动于衷?”
  贺元叹道:“她是一个视天下男子如粪土的骄傲女子,从不对任何男子动心!在下对她已知无望,但这颗心始终冷不下来!”
  铁奇士笑道:“情这一字,非常微妙,自古至今皆然。”
  到了湖边还不到四更,可见他们两人的速度之快了,铁奇士突见一处立着两个男女青年,只见那两青年的面前却有团暗光闪闪,忙问道:“那两人是谁?”
  贺元道:“女的是‘火焰天女’男的是‘雷火剑’!”
  铁奇士尚距甚远,看不出面目,闻言啊声道:“是他们,女的我已会过,男的却被我师兄打败过!”
  贺元道:“铁兄看到过热烈打斗之处嘛?”
  铁奇士道:“就是不见人的暗光之中!”
  贺元点头道:“暗光是雷火神的‘无形天火’,那是他把‘九天火焰’新炼成的奇功,比九天火焰还要厉害数倍。”
  铁奇士道:“琪瑞公主既能对抗这种奇功,可见她的武功亦高深莫测,她师傅是谁。”
  贺元道:“她的功夫一半是父母传授,一半是她自己的奇遇,说起来她比其父母还高强!铁兄一定知道海神和海母!”
  铁奇士啊声惊叫道:“她父母就是海神和海后!”
  他们向另一面接近!这时那女的已看到,只见她娇声道:“玉凤凰,你还敢来?”
  铁奇士朗声笑道:“姑娘的九天火焰,尚未烧着在下的衣服!”
  那男的突然吼叫道:“妹子,他是我的仇人!”
  女的即火焰天女,只见她闻言娇笑道:“师哥!难怪你不是他的对手!你的仇人与我何干?那你就报仇呀!”
  男的即雷火剑,只见他吼叫道:“难道你不帮我出气?”
  火焰天女娇笑道:“谁叫你练功不勤,我才不管你的事情!”
  铁奇士向贺无笑道:“贺兄,这姑娘也很美啊!”
  贺元一伸舌头道:“火焰本来就很美,可是你就接近不得,她是出了名的‘无情火’!”
  铁奇士问道:“这雷火神听来很邪,难道他的弟子不邪?”
  贺元道:“那铁兄搞错了,雷火神只狠!姓如其名,邪不是他!”
  铁奇士道:“小弟对这些老古董知之不深,我当他是很邪呢,所以我把火焰天女视为妖女了。”
  贺元道:“这姑娘却是千般好一样坏,她除了好杀之外,可说无一不是好的,若说邪,那就是‘土行神’了!”
  铁奇土道:“有个‘飓风神’又怎样?”
  贺元道:“那老儿性横如飓风,毫不讲理,邪字加不上,他也有个非常美的女弟子,号‘狂风神女’,其横尤胜其师。”
  铁奇士笑道:“贺兄对老辈奇人无一有好感了?”
  贺元不知铁奇士在试探他,立接道:“不,在下对另一个前辈,敬若神明!”
  铁奇士道:“是谁?”
  贺元道:“那是与家师面斗心和的‘凤凰神!’”
  铁奇士暗笑忖道:“套出来了。”
  又问道:“何谓面斗心和?”
  贺元道:“家师内心视凤凰神如师兄,但两人见面就如生死对头!”
  铁奇士轻笑道:“竟有这种怪事,那其中必有原因?”
  贺元道:“谁知有什么原因,可是家师在背后常对我说,如见了凤凰神,叫我以师伯之礼敬之,如有冒犯,必将我逐出门墙!”
  铁奇士道:“令师也是可敬之人!”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