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庐山开天古观

华卿法师欢迎您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清华大学ceo高研班,中国書畫联谊会会员,中国道教协会理亊,中国周易协会会员,江西省道教协会常务理事,江西社科院宗教研究所研究员,玄门广恵派第四十代掌门人.九江市道教协会副会长, 1981年游道,1989年2月6日得道,1998年8月19日正式出家,现为开天古观,武宁县太平山佑圣宫两宫观主持,即玄门广惠派四十代掌门人.武宁道教协会会长,武宁县政协委员,庐山区政协委员,庐山区道教协会会长.现在开天古观主持,为百姓求福,求财,指点迷津.!!! 电话:13907026146

网易考拉推荐

老子西升经  

2014-09-30 14:40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西升章第一
           老君西升。开道竺干。号古先生。善人无为。不终不始。永存绵绵。是以升。就道。经历关。关令尹喜。见气。斋待遇。宾为说道德。列以二篇。告以道要。云道目。然行者能得。闻者能言。知者不言。言者不知。所以言者。以音相闻。是故谈以言相然。不知道者。以言相烦。不闻不言。不知所由然。譬如知音者。识音以弦。心知其音。口不能传。道深微妙。知者不言。识音。声悲抑音。内惟心令口言。言者不知。

  道深章第二

  老君曰。道深甚奥。虚无之渊。子虽闻道。心不微丹。所以然者。何书不尽言。着经处。文学以相然。子当宝之内念思。惟自然之道不与子期。喜则稽首再拜。敢问学之奈何。

  善为章第三

  老君曰。善为书术者。必绥其文。善论。达其事者。必通其言。勉而勤之。得道矣。为正无处。正自归之。不受于邪。邪气自去。所谓无为。道自然助。不善于祀。鬼自避之。不劳于神。受命无期。无进无退。谁与为谋。

  慎行章第四

  老君曰。慎而行之。宝而怀之。吾将远逝。不期自会。尹喜受言诚深。则于关称疾。弃位独处空闲之室。恬淡思道。归志守一。极虚本无。剖析乙密。观缕妙言。内意不出。诵文万过。精诚思彻。行真归身。能通其玄。论无极之原。故能致神仙。

  道象章第五

  老君曰。道相无形。端恍惚。亡若存。譬如种木。未生不见枝叶根。合会地水风火四时气往缘。气为生者地。聚合凝稍坚。味异行不等。甘苦辛碱酸。气行有多少。强弱果不均。同出异名色。各自生意因。从是异性行。而有受形身。含养阴阳道。随所依为亲。生道非一类。一切人非人。本出于虚无。本出于虚无。感激生精神。譬如起音者。掇弦手动。传宫商角徵羽。口气呼翕元。身口意为本。道出上首。元本静在虚静。故曰道自然。五音所动摇。遂与乐色连。散阳以为明。布气成六根。从是有生死。道遂散布分。去本而就末。散朴以浇淳。道变示非常。欲使归其真。

  生道章第六

  老君曰。告子生道本。示子之自然。至于万物生情。行相结连。如坏复成。如灭复生。以成五行。阴与阳并。辗转变化。遂为物精。吾思是道。本出窈冥。愚不别知。自谓适生。子无道眼。安知生灵。天地人物。虚无囊盈。一从无生。同出异名。是亦本非。在所用正。所字非字。乃知其诚。当与明议。勿与愚争。子取正教。勿信邪听。何以知邪。子为物倾。何以知愚。不察言情。为道问道。为经问经。问不本末。知愚冥冥。但知求福。不知罪婴。但知养身。不知戮形。婴儿之姿。贵养厚敦。忽无就形。知非常生。无履大白。可令永存。有何妙意。乃欲相倾。父子恩深。不是相听。勿复噭慨。远近笑人。掩恶扬善。君子所宗。

  邪正章第七

  老君曰。邪教正言。悉应自然。故有凶吉。应行种根。如有所受。种核见分。道别于是。言有伪真。伪道养形。真道养神。真神通道。能亡能存。神能飞形。并能移山。形为灰土。其何识焉。耳目声色。为子留愆。鼻口所喜。香味是怨。身为恼本。痛痒寒温。意为形思。愁读忧烦。吾拘于身。知为大患。观古视今。谁存形完。吾尚白首。衰老熟年。吾本弃俗。厌离世间。抱元守一。过度神仙。子未能守。但坐荣官。子能不动。神灵得安。子能捐欲。举事能全。子能无为。知子志坚。今为子说。露见敷陈。散析剖判。真伪别分。子当谛受。重道因勤。道为明出。经为学先。授与能行。不择富贫。教化与乐。非有疏亲。取与能行。文与其人。学尔教尔。不师道真。

  天地章第八

  老君曰。天地与人物。本皆道之元。俱出于太素。虚元之始端。仿弗之精光。微妙上玄。譬如万里坑。下有淡流泉。视之甚浊微。彻见底沙难。窈窈而冥冥。不知所由然。亦如终逝者。不见其灵魂。淳阴共和合。阳不能显分。过往与甫来。视譬以见前。尚不能了理。安能知亡存。譬如喑哑者。不能传人言。为聋弹宫商。其人岂能闻。才辩有其智。受教如语传。自谓通其情。情衷不能丹。是故失生本。安能知道元。

  行道章第九

  老君曰。子若行吾道。当知上慧源。智亦不独生。皆须对因缘。各有行宿本。命禄之所闻。同道道得之。同德有德根。宿世不问学。今复与失邻。是以故得失。不乐于道文。贪欲利荣宠。受施念恩勤。更以财相厚。不哀下窭贫。必复多嗔恚。无所处定原。学不得名师。安能解疑难。吾道如毫毛。谁当能明分。上世始以来。所更如沙尘。动则有载劫。自惟甚苦勤。吾学无所学。乃能明自然。华要归其实。茎叶如本根。为道归祖首。以知元始端。子当无相启。勿以有相关。

  重告章第十

  老君曰。吾重告子。子当谛受。道以无为上。德以仁为主。礼以义为谦。施以恩为友。惠以利为先。信以效为首。伪世亦有之。虽有以相诱。是以知世薄。华饰以相拊。言出飞龙前。行在跛鳖后。仁义礼信废。道德荒亡腐。不以道相稽。反以财相辅。譬如鉴中影。可见不可取。言如响中应。风声岂可聚。伪世教如此。如是迷来久。天下之人物。谁独为常主。迷迷以相传。辗转相授与。邪伪来入真。虚无象如有。自伪不别真。为贪利往首。非常正复亡。痴盲持自咎。如木自出火。还复自烧腐。

  圣人之辞章第十一

  老君曰。圣人之辞云。道当以法观。如有所生者。故曰为自然。眼见心为动。口则为心言。鼻为通风气。鼻口风气门。喘息为宅命。身寿立息端。譬如谷草木。四时气往缘。气别生者死。增减嬴病勤。以是生死有。不如无为安。无为无所行。何缘有咎愆。子不贪身形。不与有为怨。五行不相克。万物悉可全。万物无有常。成者不久完。三光无明冥。天地常昭然。

  观诸章第十二

  老君曰。观诸次为道。存神于想思。道气和三光。念身中所治。仿佛向梦寐。神明忽往来。淡泊志无为。念思有想意。自谓定无欲。不知持念异。或气尚粗盛。自知尚多事。事兴则形动。动则外通谋。谋司危之首。危者将不久。不久将欲衰。衰者将不寿。以身观声名。物事难可聚。以名声称号。必为是所诱。皆坐于贪欲。贪欲为殃咎。贪者为大病。习贪来已久。合会微渐滋。非针艾所愈。还身意所欲。清静而自守。大圣之所行。不慕人所主。有常可使无。无常可使有。

  经戒章第十三

  老君曰。经戒所言。法义所推。赫赫兴盛。不如微妙。实不如虚。数不如希。邪多卒验。急不如迟。兴者必废。盛者必衰。圣人绝智。而为无所为。言无所言。行无所施。孰能知此。偶不如奇。多不如寡。孰贤难随。孰仁难可。其义少依。能知无知。道之枢机。空虚灭无。何用仙飞。大道旷荡。无不制围。子能明之。所是反非。经言审谛。孰之能追。

  深妙章第十四

  老君曰。道言深妙。经诫乙密。天地物类。生皆从一。子能明之。为知虚实。子若不照。显之不别。子志于有。无为所疾。为有所婴。亿载无毕。道言微深。子未能别。撮取于略。戒慎勿失。先捐诸欲。勿令意逸。闲居静处。精思斋室。丹书万卷。不如守一。经非不达。中有虚实。言有必无。子未能别。言无必有。子未能决。但当按行。次来次灭。道有真伪。福有凶吉。罪有公私。明有纤密。占往知来。不如朴实。

  虚无章第十五

  老君曰。虚无生自然。自然生道。道生一。一生天地。天地生万物。万物抱一而成。得微妙气化。人有长久之宝。不能守也而益欲尊荣者。是谓去本生天地之道也。

  恍惚章第十六

  老子曰。虚无恍惚道之根。万物共本道之元。在己不忘我默焉。

  生置章第十七

  老子曰。生我于虚。置我于无。生我者神。杀我者心。夫心意者。我之所患也。我即无心。我何知乎。念我未生时。无有身也。直以精气聚血。成我身耳。我身乃神之车也。神之舍也。神之主人也。主人安静。神即居之。躁动神即去之。是以圣人无常心者。欲归初始。反未生也。人未生时。岂有身乎。无身当何忧乎。当何欲哉。故外其身。存其神者。精耀留也。道德一合。与道通也。

  为道章第十八

  老子曰。古之为道者。莫不由自然。故其道。常然矣。强然之。即不然矣。夫何故哉。以其有思念。故与道反矣。是以橐籥之器。在其用者。虚实有无。方圆大小长短广狭。听人所为。不与人争。善人在于天下。譬如橐籥乎。非与万物交争。其德常归焉。以其虚空。无欲故也。欲者凶害之根。无者天地之原。莫知其根。莫知其原。圣人者。去欲入无。以辅身也。是以善吾道者。即一物中。知天。尽神。致命。造玄。学之徇异名。析同实。得之契同实。忘异名。

  色身章第十九

  老君曰。人皆以声色滋味为上乐。不知声色滋味。祸之太朴。故圣人不欲。以归无欲也。

  道虚章第二十

  老君曰。道者虚无之物。若虚而为实。无而为有也。天者。受一气。荡荡而致清。气下化生于万物。而形各异焉。是以圣人。知道德混沌。玄同也。亦如天地清静。皆守一也。故与天地同心而无知。与道同身而无体。而后天道盛矣。以制志意。而还思虑者也。去而不可逐。留而不可遣。远者出于无极之外不能穷也。近在于己。人不见之。是以君子。终日不视不听。不言不食。内知而抱玄。夫欲视亦无所见。欲听亦无所闻。欲言亦无所道。欲食亦无所味。淡薄寂哉。不可得而味也。复归于无物。若常能清净无为。气自复也。返于未生。而无身也。无为养身。形体全也。天地充实。常保年也。

  哀人章第二十一

  老子曰。人哀人。不如哀身。哀身不如爱神。爱神不如舍神。舍神不如守身。守身长久长存也。

  神生章第二十二

  老子曰。神生形。形成神。形不得神不能自生。神不得形不能自成。形神合同。更相生。更相成。神常爱人。人不爱神。故绝圣弃智。归无知也。

  常安章第二十三

  老子曰。圣人常安。与天地俱安。而鬼神通。众人皆安其所不安。即不安矣。盖天道减盈满。补虚空。毁强盛。益衰弱。损思虑。归童蒙。塞邪智。圣人之朴也。是以天下尚存。可谓养母。尚能爱母。身乃久长。

  身心章第二十四

  老子曰。身之虚也。而万物至。心之无也。而和气归。故善养身者。藏身于身而不出也。藏人于人而不见也。故君子之治。必先死于国。既死不亡。其国盛也。民不敢散。更复充也。若能知常。施行反也。众人欢乐。用生生也。动而失之。寿命竭也。夫天下大物哉。甚绵绵也。冥冥混混。不可知也。知者去之。欲者离之。近者远之。是以圣人非托于天下。亦非托于鬼神。亦非托于万物。常以虚为身。亦以无为心。此两者。同谓无身之身。无心之心。可谓守神。守神玄通。是谓道同。

  无思章第二十五

  老子曰。智士无思。无虑之变。常空虚。无为。恬静。修其形体。而万物育焉。变者贪天下之珍。以快其情。然后兵革四起。祸生于内。国动乱者。而民疲劳也。夫国以民为本。民劳去者。国立废矣。所谓出其无极之宝。入贼利斧戟也。故曰。子能知一万事毕。无心德留。而鬼神伏矣。

  我命章第二十六

  老子曰。我命在我。不属天地。我不视不听不知。神不出身。与道同久。吾与天地分一气而治。自守根本也。非效众人行善。非行仁义。非行忠信。非行恭敬。非行爱欲。万物即利来。常淡泊无为。大道归也。故神人无光。圣人无名。

  兵者章第二十七

  老子曰。夫兵者。天下之大凶事也。非国之宝。宝之者而不用也。用之者。动有亡国失民之患也。是以圣人怀微妙。抱质朴而不敢有为。与天下交争焉。虽有猛兽不能据也。虽有蜂虿虫蛇。不能螫也。虽有兵刃。不能害也。

  柔弱章第二十八

  老子曰。天下柔弱。莫过于一气。气莫柔弱于道。道之所以柔弱者。包裹天地。贯穿万物。夫柔之生刚。弱之生强。而天下莫能如其根本所以从生者乎。是故有以无为母。无以虚为母。虚以道为母。自然者。道之根本也。

  民之章第二十九

  老子曰。民之所以轻命早终者。民自令之耳。非天地毁。鬼神害。以其有如。以其形动故也。是故无有生有。无形生形。何况于成事而败之乎。人欲长久。断情去欲心意以索命。为反归之。形神合同。固能长久。

  天下章第三十

  老子曰。人虽在天下。令意莫在天下。人虽在国。令意莫在国。人虽在乡。令意莫在乡。人虽在家。令意莫在家。神虽在身。令神莫在身。是谓道人。

  意微章第三十一

  老子曰。患生不意。祸生丝微。善生于恶。利生于害。大生于小。难生于易。高生于下。远生于近。外生于内。贵生于贱。动生于安。盛生于衰。阴生于阳。是故有无之相生。虚实之相成。是以有归有。无归无也。

  在道章第三十二

  老子曰。人在道中。道在人中。鱼在水中。水在鱼中。道去人死。水干鱼终。故圣人自知反归未生。捐弃憍奢。绝除忧思。是故形隐神留。天下归焉。无为无事。国实民富。保道畜常。是谓玄同。

  有国章第三十三

  老子曰。有国者。其根深也。天地覆载。万物畜养。金玉重宝。不积留也。夫外天地者。有天地。外其身者。而寿命存也。是以君子善人之所不善。喜人之所不喜。乐人之所不乐。为人之所不为。信人之所不信。行人之所不行。是以道德备矣。

  皆有章第三十四

  老子曰。道非独在我。万物皆有之。万物不自知。道自居之。众人皆得神而生。不自知神自生也。君有德于百姓。百姓不自知受君之德也。是故圣人藏神于内。魄不出也。守其母。其子全。而民炽盛。保某国也。玄虚积充。寿命长也。人能徒知天地万物。而不自知其所由生。反命归本。是大不知也。

  治身章第三十五

  老子曰。治身之道。先隐天地。静居万物之始。夫圣人通玄元。混气思。以守其身。俗人以情爱贪欲。以守其身。此两者。同有物而守其身。其道德各异焉。

  道德章第三十六

  老子曰。道德天地水火万物高山深渊。各有所归之。夫道非欲于虚。虚自归之。德非欲于神。神自归之。天非欲清。清自归之。地非欲浊。浊自归之。湿非欲于水。水自归之。燥非欲于火。火自归之。万物非欲见其形。形自见之。高山大泽。非欲飞鸟虎狼。飞鸟虎狼。自来归之。深渊河海。非欲鱼鳖蛟龙。鱼鳖蛟龙。自来归之。人能虚空无为。非欲于道。道自归之。由此观之。物性岂非自然哉。

  善恶章第三十七

  老子曰。百姓行善者。我不知也。行恶者。我不知也。行忠信者。我不知也。是以积善善气至。积恶恶气至。是以圣人言我怀天下之始。复守天下之母。而万物益宗以活其身。吾意常不知。安能知彼行善恶焉。积善神明辅成。天道犹祐于善人。

  寂寞第三十八章

  老子曰。吾道淡泊寂。意死者。生静而复命也。生生积浸润。滋酌留滞。玄冒沾洽。元气包之。其根益深。乃四固。中无心。故能致万物精华。无极之物。自然来归之。以其空虚无欲故也。

  戒示章第三十九

  老子曰。喜。吾重告尔。古先生者。吾之身也。今将返神。还乎无名。绝身灭有。绵绵长存。吾今逝矣。亦返一原。忽焉不见。斯须馆舍光炎。五色玄黄。喜出中庭。叩头曰。愿神人一见。授以一要。得以守元。即仰视。都悬身坐空中。去地数十丈。其状金人。存亡恍惚。老少无常。曰。吾重诫尔。尔其守焉。除垢止念。静心守一。众垢除。万事毕。吾道之要诫。警见即隐。喜不知所之。泣涕追慕。退官托疾。弃念守一。万事毕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